一生之計在於神

今天是我在銀行同業福音團契全職工作的第一天。自去年九月上任銀行團契的半職總幹事,又要兼顧牧會的事奉,頗感拉扯;現卸下教會同工的角色,全情投入銀行團契的事奉,實在要感恩神。感恩之處非因事奉輕省了,乃是能行在神所帶領的路上,這實在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回望前半生,投身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所金融機構任職,一幹就幹了接近 17 年。原來神的帶領奇妙,在我渾然不覺之時,祂已讓我認識金融業的文化和金融業從業員的特質。這是神帶領我的第一里路。在該金融機構工作了超過十年之後,有一天,神在我心裏興起一個念頭:「我是否願意在此工作至退休?」按當時環境,我應該毫不猶疑地回應:「是的,我願意。」但不知何故,我內心有揮之不去的掙扎。經過了四、五年的禱告、尋索並多方印證,我終於辭去了金融業的工作,進入了神學院裝備。神要我有神學裝備和訓練,以致為祂所用。神學畢業後,我回母會事奉了八年多,累積了不少事奉的實戰經驗。這是神帶領我的第二里路。我本以為牧會已是回應了神的呼召,但數年前神再次感動和引導我,讓我看到金融業從業員這群體的需要,祂呼召我投身服侍這群體。幾經掙扎,向教會請辭,計劃以銀行團契的模式為藍本自創一機構作為事奉平台。離開我喜歡的牧會行列已然不易,創立機構由零做起更是艱難。然而,神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適逢銀行團契聘請總幹事,結果一拍即合,神透過銀行團契成就祂在我身上的美意。這是神帶領我的第三里路。在職場事奉的模式中,職場、教會和機構是互動的三個部份,缺一不可,我在職場的浸淫、在教會的操練以致現在進入機構的事奉,豈能不對神奇妙的帶領發出由衷的感恩與讚嘆!

神對我的旨意一定是最好的,因祂明白我多過我明白自己,祂愛我深過我愛自己,遵主旨意而活,是最美好的人生。我懷着敬畏戰兢的心情來到銀行團契事奉,期望神不斷恩領,與主內各同道攜手並肩打那美好的仗。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月2日

謙卑自省

這陣子就「一地兩檢」的法理基礎爭論不休,我無意在此論政,卻觀察到一些值得深思和反省的回應。全國人大常委會於去年12月27日批准「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後,香港大律師公會旋於12月28日發表聲明,表示「極度憂慮及遺憾」。特首林鄭月娥隨即反駁,批評部份法律界人士以「精英心態」看待內地法律制度,不利香港落實「一國兩制」云云。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陳文敏教授的回應值得深思,他說特首只是「批評那些評批政府的人」。

作為教牧,成了一臺戲給世人觀看,最容易受到批評。講道不好,可以被人在回應紙上辱駡;牧養不好,可以被人向堂主任或執事會投訴;處事方式有異,可以被群體圍攻。受到批評,牧者應如何自處?我看到一些牧者,被批評講道不好,只一味反駁會眾不懂聽道;被批評牧養不好,只一味反駁團友靈命欠佳。我不是說會眾永遠是對的,會眾有問題,豈非牧者的責任去作更適切的牧養嗎?受到批評,牧者或信徒應如何回應?我認為不要一味批評那些批評自己的人,企圖諉過於人,反要謙卑自省,在主裏求改變、求長進。即使十居其九是別人的問題,我們也應該為自己的「其一」在神面前謙卑自省。

曾有人問我,作為牧者,有什麽屬靈操練是越發困難的,我的回應是「謙卑自省」。知識越長、經驗越多、能力越大,有時越發驕傲自恃,忘記了我們只是瓦器的本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很容易,卻常常忽略自己眼中的樑木。一年伊始,找個空間退修安靜,在主前謙卑自省,您的靈命在2018年會比在2017年更進步、更蒙悅納!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月8日

使命人生

世上有四種人。第一種是沒有目標的人,無論是長遠的人生目標或短期的階段性目標皆付諸闕如。在後現代文化中,沒有甚麼絕對正確的目標要追求,甚麼也是即興的,因此這種人特別多。好比一個人在便利店閒逛了數小時,店員問他要買什麼,他茫然答:「我不知要買什麼啊!」這豈非很可笑?其實若我們在世閒蕩數十年也不知神要我們做什麼,也同樣可笑。我稱這種人為人生的過客,東飄西蕩,枉過一生。第二種是有錯誤目標的人,一生追求財富、名聲、權力、自我滿足等沒有永恆價值的東西,最終發現這些都會失去,帶來極大的失落和悔疚。我稱這種人為人生的「錯」客,找錯目標走錯路。第三種人是擁有正確人生目標卻沒有竭力追求的人,不少基督徒可能都屬於這種人。基督徒大都知道要追求靈命成長,一生以榮神益人為己任,卻只將這目標存於腦袋之中,沒有竭力追求。保羅教導我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標竿(即目標)是要努力追求的。我稱這種人為人生的「說」客,光說不做,將來見主面的時候不知如何交待。第四種人擁有正確的人生目標,並竭力追求,這種人是忠心的僕人,將來要得著主的獎賞。四種人,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結局。您選擇做哪種人?

神呼召我們做第四種人,目標就是要完成神在我們生命中的使命。我們不一定都做全職的傳道牧者,但一定要做屬靈人,成為神要我們成為的人,做神要我們做的事。有正確的目標,仍要有正確的心態配合,就是竭力追求,為這目標付上一生。或許保羅的心志可以鼓勵我們,「我已把萬事當作是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贏得基督。」(腓三8)得著了基督這至寶,我們還求甚麼?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月15日

恩典夠用

一架小型飛機載着七個乘客,連機師一共八人。飛行途中,引擎發生故障,冒煙起火。機師從駕駛艙走出來,向乘客宣佈:「飛機快要墜毁,我們必須跳傘逃生,這裏有降落傘,每人分一個。」機師交待了如何使用降落傘的幾個重點之後,便打開機門,叫乘客趕快行動。乘客無可奈何,只好背起降落傘。第一個來到機門的是一位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士,她對機師說:「可否給我一個漂亮一點粉紅色的降落傘?」機師搖頭說:「不用管降落傘是什麽顏色,跳吧!」第二個來到機門的是一位中年婦女,她問:「機長,你有沒有辦法令我在跳傘過程中不嘔吐?」機師答:「沒有辦法,跳吧!」第三個來到機門的是一位中年男士,他說:「我有畏高症,你能否保證我在過程中不恐懼?」機師答:「不能,跳吧!」第四位說:「可否緊急著陸?或許可以倖存呢!」第五位說:「可否讓飛機較接近地面才跳?」第六位說:「可否給我一副護目鏡?」第七位說:「我怕冷,可否給我一件外衣?」機師一一對他們微笑地說:「不用多說了,我已經給你需用的降落傘,放膽跳吧!」

今天不少基督徒就像這幾位乘客,神已經給我們「降落傘」了,恩典已夠用,但我們仍不滿足,還要求這個、那個。可能在我們還求這求那時,神微笑着把我們從機門輕輕往外一推,當我們吊在半空無所倚靠時,才明白必須完全仰賴神的恩典了。保羅相信神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因為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十二9上)主耶穌頒下大使命,但祂同時應許恩典夠用:「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20下)有主天天同在,恩典必夠用,我們還怕什麽?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月22日

焦點

上週四回家晚飯後,一入洗手間,發覺成為澤國,原來洗手間假天花不斷有水滴下。打開假天花,發現天花已剝落,滲水情況十分嚴重。於是馬上報管理處,管理處人員陪同我與樓上單位的住客交涉,樓上住客也算合作,願意關掉水錶兩小時,截斷漏水源頭,讓我清理現場。晚上11時許,樓上重開水錶(人家也要洗澡、用水),不久滴水情況重現,雖用盆、桶盛載,看來每一、兩小時就要倒水一次,如何能睡?於是又與樓上住客溝通,幸好最終也達成協議,將其水錶關掉至翌晨六時。折騰了一晚,至凌晨二時才能上床睡覺。週五早上,與管理處及樓上住客再溝通,安排好師傳上來視察,才拖着疲憊的身軀返工。回到辦公室,打算收拾心情工作,卻發現辦公室的電腦系統不能運作,不能上網和收發電郵,甚至閱讀存檔的文件也不能,我預備中的講章(週六、日要講道)也被「困」於電腦之內,我心想:「神祢真是和我開玩笑了!」當時我忽然想起民數記十三章,於是打開聖經,仔細閱讀和黙想這段經文。

神吩咐摩西差派十二探子窺探迦南地,他們經過四十天窺探,那地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他們也帶了些果子回去,包括要兩人用槓才能抬着的一掛葡萄。然而,他們也看見當地的亞衲族巨人,一比之下,他們如蚱蜢般微小。迦勒和約書亞的焦點是神的應許,神應許他們必得迦南美地為業,因此迦勒說:「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們必能征服它。」其餘十個探子的焦點是困難,當地的敵人難以對抗,因此他們說:「我們不能上去攻打那些百姓,因為他們比我們強大。」百姓聽從誰?迦勒和約書亞的看法,基於神的應許,亦有實物為證,百姓竟不聽;其餘十個探子的看法只是個人觀感(參民十三33),百姓卻附和。結果那一代的以色列人和十個探子都死在曠野,唯有約書亞和迦勒能進入應許之地。

在生活中,當我們聚焦於困難,多會抱怨、焦慮、沮喪、裹足不前,死在人生「曠野」;當我們聚焦於神的應許,神比萬有都大,任何困難在神眼中都不值一哂,我們會被神帶領勝過困難,心中也會充滿平安喜樂。當我讀完這段經文之後,精神一振,滿懷平安與力量繼續工作和事奉,感謝神。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