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餐 (二)

宗教改革陣營中,瑞士神學家慈運理(Ulrich Zwingli)的聖餐觀與路德(Martin Luther)的有很大分歧,其中最大的分歧,在於恩典與物質有沒有結合,即基督是否真實臨在於餅和酒之中。由於慈運理十分著重理性,認為聖餐只是信徒承認信仰的一種行動,也是對基督的受死和復活的記念而已(記念說)。慈運理反對基督的真實身體臨在於餅和酒,他認為「這是我的身體」中的「是」字,不應像路德般按字面來理解,「是」有「表明」或「代表」的意思,但並不把主詞(「這」,即餅)和謂詞(「我」,即基督)等同起來,這是一種隱喻式的修辭手法。

慈運理對基督的神人二性的看法,與路德的也很不同。他認為基督的神人二性是分開的,兩者屬性不能相通,故基督在天上的神性不能臨到地上的物質,他把恩典與物質截然劃分了。路德強調神的恩典,聖禮的主體(primary subject)是神,聖禮因此有創造、支持或表明信心的功能。慈運理似乎將聖禮的主體由神轉為人,聖禮不能創造信心,只是為信徒提供了信心得以公開宣示的機會,聖餐只是一個記念基督的記號而已。

雖然我並不認同慈運理全部的聖餐觀,但根據林前十一24-25所强調「為的是記念我(耶穌)」,我、我所服侍的教會及所屬宗派基本上認同記念說。

在聖餐中,路德強調基督真實地臨在於餅和酒 (real presence),以及信心是聖禮成效之關鍵,慈運理則強調聖餐只是一個記念基督的記號。加爾文 (John Calvin) 的聖餐觀在路德與慈運理兩個極端之間作出平衡,但較為接近路德的看法。加爾文對聖禮的定義是「外在的象徵,藉此主在我們良心中印上祂對我們善意的應許,為的是維繫我們軟弱的信心」以及「神聖事物的可見記號,或不可見的恩典的可見形式」,顯出神的恩典是聖禮的基礎。加爾文反對慈運理將恩典與物質分割,他同意路德的看法,在聖餐中基督確實臨在,他又同意領聖餐者的信心是成效的關鍵。加爾文與路德最大的差異,在於基督如何臨在。加爾文認為基督藉著聖靈臨在於領聖餐者的心靈 (virtual presence),聖餐的奧秘,不在乎餅和酒,而是藉聖靈賜福給領受的人。在聖餐中,路德重視的是領受基督的赦罪和救贖,加爾文則看重領受基督的福氣。我認為加爾文沿著路德的聖餐觀的思路加以發展,在「基督的臨在」以聖靈論加以演繹。

聖餐的記念意義,與基督藉此而賜福給領聖餐者,兩者其實並非互相排斥。我相信,藉著聖餐,信徒可以一方面記念主的受死和主的立約,另一方面憑信心領受主臨在的福氣。

 

陳啟興牧師
2019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