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小事

近數月,週日下午的聚會大多取消了,樂得清閒,於是恢復定期跑步。我家附近的運動場設一條緩跑徑,於是逢週日下午去緩跑。在跑步過程中,觀察到一點人生百態,略有感悟。昨天跑步後,如常去洗手間洗臉降温,看見一位男士洗完臉之後,以口罩(政府所派的銅芯口罩)抹臉,更以口罩外層抹眼!我想這位男士的防疫意識不高,戴口罩可能只是「得個樣」,人戴我戴,為戴而戴。套用於屬靈操練上,我們的靈修、查經、祈禱是否也是「得個樣」,人做我做,為做而做?若您發現靈修、查經、祈禱可有可無,不作也無傷大雅,這些屬靈操練好像無甚果效,是時候去檢討了。屬靈操練不是人作我作,為做而做,這是毫無意義的,為主而作的屬靈操練必具果效,必定能轉化人生。

運動場的緩跑徑並不寬,只容許兩人並肩緩跑,但在緩跑徑上,往往有人三三兩兩地散步閒聊。很多次,我要出聲「唔該!」才可穿越人群,有時跑了一圈之後,要再次出聲「示警」才可穿越同一堆人。緩跑徑以中、英文在地上清楚標明「只准緩步跑」及「For Jogging Only」,但人們不理,散步者有之,踏單車者有之,十分防礙跑步,漠視跑步者的需要。我常常想,我們行事為人,是為自己還是為他者?耶穌基督的榜樣和教導告訴我,祂是一位「為他者」的神,我們要放下自己,以別人的需要為考量,以別人的福祉為依歸,這是基督徒分別為聖的特質之一。

又有一次,我在緩跑,瞥見前方有一位長者在競步。他頭髮斑白,年紀肯定比我大,看他姿勢,是在競步而非跑步。我心想,不久就可超越他了。過了不久,我抬頭一望,驚覺距離拉遠了。我年輕,他年長;我緩跑,他急行;我以為沒有可能比他慢,結果驕兵必敗!後來我數次遇上這位伯伯,每次望見他的背影,都提醒我要收起驕傲的心。信主越久,裝備越多,越發覺得謙卑之難、謙卑之可貴!保羅教導我們:「他(耶穌基督)本有神的形象,卻不堅持自己與神同等;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謙卑自己,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順服捨己,實是謙卑的典範!

 

陳啟興牧師
2020年6月1日

與時並進的改變

北宋中葉以後,冗官漸多,軍隊擴張,以致國耗日重,入不敷支。宋神宗(趙頊)熙寧年間,宰相王安石推行變法,經濟方面實施均輸法、青苗法、方田均稅法等,軍事方面實施保甲法、保馬法、裁兵法等,史稱「熙寧變法」。王安石銳意改革,意圖振興國力,卻急進求成,遭保守派大力反對。大臣范純仁(名相范仲淹次子)、蘇軾及司馬光等屢上書勸諫不果,因宋神宗是支持王安石的改革派。宋神宗駕崩後,子哲宗(趙煦)年幼登位,朝政由祖母宣仁聖烈皇后把持,太皇太后屬舊派,復任司馬光為宰相,盡廢新法。宋哲宗元祐元年,王安石及司馬光相繼去世,元祐八年,太皇太后也龍馭賓天,哲宗親政,復行新法。宋神宗、哲宗年間,新舊黨爭,延至徽宗年間,其實最受苦害的還是平民百姓。

王安石推行「熙寧變法」的改革,後世褒貶不一。中國前總理温家寶曾引王安石之言「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來表明其改革之決心。時代前進,發展一日千里,舊有制度和做法若不能與時並進,弊漏必然越來越明顯,改變甚至改革是不能避免的。改變什麼、如何改變、有何影響、改變的步伐、受眾的接納等都要通盤考慮。

近數月在疫情影響下,教會的聚會、牧養和事工模式都需要改變。在疫情初期,有教會抗拒網上崇拜,堅持進行實體崇拜,直至「四人限聚令」發出,才不得不實施網上崇拜。有長執起初不接受網上施餐,認為耶穌是將餅和杯遞給門徒(太廿六26-27、可十四22-23),信徒必須從教牧或長執手中接過餅和杯才算合乎聖餐禮儀,經解說聖餐的記念意義才能接受。現在,不少教會和信徒已適應了網上聚會和相交。隨着疫情穩定下來,「限聚令」放寛,實體聚會逐漸增多。我上週已出席三個細胞小組的實體聚會,昨天也在某教會的實體崇拜中講道。當疫情退卻,我們是否回復原狀、一成不變?

上週末銀行團契恢復實體聚會,很多弟兄姊妹出席。在之前數月,我們以「臉書」直播週會內容,又以Zoom連結肢體分享祈禱。我們相信神讓我們經歷聚會模式的轉變,開濶我們的眼界,必有其美意。我們決定與時並進、雙軌並行,實體與網上聚會同步進行。結果,有因事未能出席的肢體透過直播參與聚會,也有肢體藉Zoom與團友分享代禱。我鼓勵細胞小組也可考慮雙軌並行,讓更多弟兄姊妹在不同的地方也可參與小組,彼此學習,互相支持。

 

陳啟興牧師
2020年6月8日

豐盛的一天

淑玲姊妹清早起床,窗外陽光透窗而入,她沐浴於和煦的陽光之中,便黙想「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民六25),又想到「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信實極其廣大!」(哀三23),於是她跪下禱告,求主施恩加力,讓她靠主過豐盛的一天。她梳洗的時候,黙念「求你將我的罪孽洗滌淨盡,潔除我的罪。」(詩五十一2),吃早餐的時候,也想起「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滿足了肚腹,更要滿足心靈,淑玲用心地靈修之後,帶着平安的心出門上班去了。

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淑玲看到一位長者沒有座位,想起「人若知道該行善而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四17),於是起身讓座。回到公司,案頭文件堆積如山,工作又多又趕,淑玲黙禱「願你堅立我手所做的工,我手所做的工,願你堅立。」(詩九十17),沒有埋怨,沒有害怕,帶着神所賜的力量開始一天的工作。好不容易捱到午膳時間,淑玲看見一位新來的女同事孤獨一人,想起「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傳四9),於是大着膽子邀約她一起午膳,那同事一口答應。二人在擠擁嘈吵的茶餐廳用膳,閒聊間淑玲知道那同事未信主,記起「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提後四2),在徵得同事同意下,便向她分享了福音,也分享了自己一些生活見證。同事並未立刻決志,卻表示想繼續追尋信仰。下午的工作繼續繁重,在緊張忙亂的工作氛圍中,淑玲與一同事產生磨擦,二人針鋒相對,口舌上互不相讓。事後,淑玲想起「只要以裏面存着長久温柔、安靜的心為妝飾,這在神面前是極寶貴的。」(彼前三4),黙禱之後,向那同事道歉,又向神認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經歷了神的寛恕。下班了,「人出去做工,勞碌直到晚上。」(詩一百零四23),淑玲雖然疲累,仍覺充實。

回家後,淑玲要照顧孩子,「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詩一百廿七3),因此她甚感喜樂。她又要打理家務,作「才德的婦人」(箴卅一10-31)。晚上回房亮燈,淑玲想起「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詩一百一十九105),於是「選擇了那上好的福分」(路十42),閱讀聖經,聆聽神的話語。就寢了,「我躺下,我睡覺,我醒來,耶和華都保佑我。」(詩三5),「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詩一百廿七2),淑玲帶着神的應許安然入睡。藉着神的話語,淑玲過了平凡卻豐盛的一天。她可以,您也可以。

 

陳啟興牧師
2020年6月15日

忙父?亡父?

昨天是父親節,我想起一對父女的經歷。辛菲亞(Cynthia)是一名美國小女孩,她的數學能力不佳,落後班上其他同學,然而,她不但沒有向老師和父母求助,反而偷取試題和答案,因作弊而取得高分。由於成績優異,她被老師和同學選為模範生。起初辛菲亞覺得飄飄然,卻漸漸受到良心譴責,因為她違背了父母所教導的誠信原則。她為此深感不安,十分痛苦,於是經常在家中亂發脾氣,卻沒有人知道底蘊。

辛菲亞的父親和她有定期的私人談話時間,有一次她和父親對談時,再也忍不住哭倒在父親懷裏,說:「我數學作弊!」父親沒有痛斥其非,反柔聲安慰她:「妳把這件事藏在心裏,真可憐,早些告訴我就好了,這樣我就能早點幫助妳。」結果,父母一起為辛菲亞想辦法解決,陪她去見老師,也請了一位學長為她補習數學。辛菲亞長大後回憶這事,仍然記得放下重擔那一刻的心情,也感謝父親有定期和她聊天、聆聽她說話的習慣。

辛菲亞的父親,就是世界知名的已故領導學大師史蒂芬.理察士.柯維(Stephen Richards Covey),即暢銷書 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中譯《與成功有約》)的作者。柯維是知名作家、講員和商人,是大忙人,他說:「假如我一直忙碌地趕赴許多約會,急著完成許多所謂更重要的事情,以致沒有時間聆聽孩子說話,我不曉得女兒會走上哪條路。」辛菲亞很幸福,有一位忙碌卻願意用時間聆聽並支持她的父親。柯維有九名子女,50 多個孫兒,他於 2003 年獲得美國 National Father Initiative 的 Fatherhood Award。

不少父親常常推說:「我很忙,沒時間。」於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對孩子失約或令孩子失望。作為父親,要兼顧工作與家庭,一般都很忙,是名副其實的「忙父」,但請預留時間給孩子,孩子真的需要父親的陪伴、聆聽和明白,否則成為缺席父親,「忙父」變成活生生的「亡父」了。聖經說:「我們若照着神的旨意祈求,他就垂聽我們;…既然我們知道他聽我們一切所求的,…」(約壹五14-15)父神願意聆聽其子民的禱告,祂就是我們的榜樣!

 

陳啟興牧師
2020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