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錯對象

在牧會期間,我曾數次被邀趕鬼,每次我總先察驗當事人是被鬼附或遇到邪靈(約壹四1-3),還是精神情緒出了問題。我會仔細了解當事人遭遇到什麽事情,有時會邀請當事人誦讀某些聖經章節,以辨真偽。若真是被鬼附或遇到邪靈,我會為當事人禱告,求主趕鬼。碰到驅鬼之事,我並不害怕,因我深知主比萬有都大,邪靈在主面前不堪一擊。但當事人往往十分害怕,他們似乎怕鬼過於怕神。

我認識一位牧者,有一次她需要為一位肢體趕鬼,她有點害怕,於是請教一位資深並具豐富驅鬼經驗的牧者。資深牧者指導她可以如何做,並介紹了一些可供參考的書籍之後,問了她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究竟你怕甚麼?」她回答:「我見過那被鬼附的人,模樣挺可怕的。」資深牧者說:「你怕那見得到的,為何不怕那見不到的神呢?」言下之意,是「你為何信不過神呢?」

我並不認識那「被鬼附」的肢體,不能也不想評論那人是真的被鬼附還是精神情緒出了問題。引起我思想和反省的,是資深牧者的那個問題:我們究竟怕誰?見得到、摸得到的,我們會害怕,我們會怕工作困難,會怕人際關係破裂,會怕別人對自己的負面批評,會怕危險,會怕失去與分離;但那超越一切見得到、摸得到、有形有體之物的神,我們反而不太害怕,也不太敬畏。這豈非正是問題之所在?我們怕的對象錯了!主耶穌說:「那殺人身體但不能滅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那能在地獄裏毁滅身體和靈魂的,才要怕他。」(太十28)放眼世界,在社會、教會、家庭或職場中,可以令我們害怕之人與事何其多,但不要怕錯對象。唯有我們對神有敬畏之心,遵其道,作其工,緊張祂所緊張的,輕看祂所輕看的,我們就會常存足夠的信心和勇氣,這世界就嚇不到我們了。

 

陳啟興牧師
2019年7月2日

夢想

在求學時期,每位學生幾乎免不了要思想「我的志願」。小時候,我曾夢想長大了要當警察,警察穿起制服,擎著手槍,威風凜凜,是一個堂堂男子漢。事後回想,發現自己顯然是搞錯了,首先,男子漢不是靠外表的;其次,自己的性格和能力都不是做警察的料子。夢想落空,不追也罷。年紀稍長,愛上了足球運動,夢想自己是職業足球員,馳騁綠茵球場,很快便發現自己徒具身型卻技術差勁,最終只能在業餘賽中當守門員。但我的足球夢未滅,退而求其次,很想做一位出色的足球評述員。那些年,常聽已故足球評述員林尚義講波,也聽何鑑江、何靜江兩兄弟的評述,從中偷師。後來自知拙口笨舌,經常辭不達意,索性安心作個球迷好了。

很多人也有自己的夢想。有些人為求達成一己的夢想,如發達、做明星、成為行業尖子等,不惜不擇手段,甚至傷害別人或出賣自己,這是非常不可取的。另外有些人有一些較崇高的理想或夢想,如爭取民主自由或大眾利益,他們不惜抗命、鬥爭、流血,手法是否可取,實屬見仁見智。一齣經典電影中的一句經典對白:「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什麽分別呢?」人的確需要夢想,成為驅動我們前進的動力。但「做人如果有錯誤的夢想,同條鯊魚有什麽分別呢?」,懷抱錯誤的夢想,最終可能只會損人損己,悔咎一生。

無夢想,在世上只會隨波逐流、東飄西蕩;有錯誤的夢想,在世上只會走錯路、枉過一生。究竟甚麼夢想我們要竭力去追求呢?甚麼夢想我們要三思而後行呢?我想,如果是神放在我們心裡的夢想,或者我稱之為異象或召命,我們就要窮畢生之力去追求了。您有沒有這個夢想?您如何竭力向著這個標竿直跑?我想,終有一天,我們都要在主面前回答這兩個問題。

 

陳啟興牧師
2019年7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