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

中國國務院去年公佈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在第一章〈總則〉的第一條開宗明義地表明要「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在第二條也表明「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該《條例》在今年二月實施執行,結果是十字架甚至教堂被強拆、牧者被拘捕、未成年人士被禁止進入教會、某些群體(如老師、學生、醫護人員)被警告不要加入教會、教會被強迫懸掛國旗、講章被預先審查(講道時不能更改)、教會被強迫唱歌頌國和黨的歌,據聞有關部門計劃重寫「聖經」,要注入共產思想的元素。

面對嚴峻逼迫,上月初內地29位牧者發出一份聯署聲明,雖一上載雲端就被「秒殺」,但內容仍然流傳了出來。在該《聲明》中,這些忠於信仰的牧者表示「上至國家領袖,下至乞丐囚徒,人人都犯了罪」、「任何政黨的意志、政府的立法和人的命令,若直接違背聖經的教導,…..我們有責任順從神而不順從人」,在最後一段他們表明心志:「在任何情況下,不帶領教會加入官方控制的宗教組織,不帶領教會在宗教管理部門登記,…..並願意為着福音的緣故,預備承擔一切損失乃至失去自由和生命的代價」。我佩服這些牧者忠於信仰、不畏打壓的信心和勇氣。作為香港信徒,我們與內地信徒是主內一家、唇齒相依,我們該如何回應?

我們具體可作的事實在不多,但至少以下四樣我不敢有忘。第一、保持信心,始終相信神在掌管。君不見基督教早期受盡猶太教及羅馬帝國的逼迫,卻極速發展,直至第四世紀成為國教,卻步入中世紀的千年黑暗,直至宗教改革才撥亂反正。我相信神是教會及歷史的主宰。第二、常常為內地教會禱告守望。「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耶和華 — 我們神的名。」(詩廿7),我求神保守內地信徒在主裏有信心、忍耐、勇氣和盼望面對逆境。第三、為主內受苦的肢體發聲。多點關注內地教會的狀況,在能力範圍內為他們聲援,讓他們知道境外仍有肢體記念和支持他們。第四、作忠心和扎根的門徒。今日內地,可能明日香港,面對信仰逼迫,不是要建立更龐大的組織系統,而是要化整為零,建立委身信仰的主耶穌基督的門徒,在俗世中靈活地繼續作鹽作光。

昨天是國慶,於我來說,想起祖國就好㷫。撇開政治議題不談,單就宗教逼迫就令人憂心忡忡、忿忿不平。昨天「㷫」過了,今天有感而發而書此文(此文並不代表銀行團契的立場),明天如何?靠主而活。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0月2日

終生學習

昨天在母會主日崇拜講道後,下午參加建道神學院第十四任院長蔡少琪博士的就職典禮。在典禮中,建道院董會主席蕭壽華牧師講道,以「金銀寶石的建造」為題分享林前三5-15,我數小時前講道時曾引用其中部份經文,因此於蕭牧師證道時頗有共鳴。之後建道榮譽院長梁家麟牧師訓勉,一貫地字字鏗鏘、擲地有聲,其勉言尤針對牧者而發,令我獲益良多。蔡院長發言時,除了暢談其夢想和展望,亦分享了神帶領他走過的一些人生片段,是一篇動人的生命見證。之後基督教宣道會香港區聯會總幹事范國光牧師及香港神學教育協會主席、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院長曹偉彤牧師等的致辭,雖然只是描述蔡院長的生平點滴,但言詞間也流露一位天國僕人的特質,頗堪反省。就職禮結束後,大伙兒隨即移師出席感恩晚宴。晚宴中,邀請了29年前為蔡院長施洗、播道會恩福堂堂主任蘇穎智牧師分享,再一次印證了蔡院長的心志、學養和品格。蔡院長在晚宴中再一次分享其心志和抱負。一天之內,我講了一篇道,卻聽了六、七篇道,很多屬靈前輩的肺腑之言令我這小子受益匪淺。

十多年前我太太唸神學時受教於蔡院長,在學院裏也屬同一個關心小組,因此和他十分熟稔,我透過太太的關係也認識了蔡院長。蔡院長常說:「神用很多眾人熟悉的偉大僕人,神也用許多我們可能不認識的極為忠心的小僕。我自己只是其中一位小僕、小子和小人物。」因此他常以「主內小僕」自稱。我很認同蔡院長的心態,也很有共鳴。我只是瓦器而已,竟能為創造天地、救贖人類的主所使用!豈不肅然敬畏、心懷感恩?無論在任何崗位事奉,我看自己只是瓦器,能彰顯能力是出於神。

在銀行團契事奉已一年多,我既要帶領團契發展,日常的事奉亦高度集中於教導,可謂出的多、入的少。然而,昨天是很滿足的一天,出的少、入的多,飽受屬靈餵養。既是瓦器、小子,就該謙卑受教,終生學習。靈命不進則退,也易受世界牽引,唯不斷學習裝備,仰賴主恩,方能在成聖之路上穩步前行。

 

陳啟興牧師
2018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