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韶光又一年

不經不覺我已在銀行團契事奉了一年,上週仍有肢體問我是否適應「新」的事奉崗位,我的答案既「是」且「否」。透過團契事奉我認識了不少新的弟兄姊妹,大家對我很好,有時甚至太好了,令我有「銀團太款」的感覺 — 銀行團契太好款待了,實在令我受寵若驚。我在事工方面亦逐漸掌握,可以算是適應了。然而,銀行業的文化和前景、團契的發展和挑戰、業界肢體的需要等等,我仍在摸索和適應,仍需大家不吝指教,仍在仰望主的憐憫恩領。無論如何,時間不會等人,一年已過去了。

我想起新約有三個希臘字可用來描述「時間」。第一個字的拼寫是「hora」可中譯為「時刻」,英譯為「hour」,這字在新約99節經文中出現過,其中以約翰福音最多(23節)。在約翰福音,「時刻」多指主耶穌上十字架成就救恩的那時間,在人類歷史中,這是逆轉命途最重要的時刻,耶穌的那「時刻」在您一生中又佔據什麽地位?第二個字的拼寫是「chronos」,可中譯為「時間」,英譯為「time」,這字在新約52節經文中出現過,其中以記述早期教會歷史的使徒行傳最多(16節)。這字的意義與我們一般理解的「時間」相同,一年、一月、一日、一分或一秒的時間。我們每日都有86,400秒,不多不少,無論您是帝皇將相或販夫走卒,同樣都有86,400秒。我們有沒有好好管理時間?其實管理時間就是管理自己,時間不會因您如何管理而增多或減少,我們只能管理自己去善用時間。第三個字的拼寫是「kairos」,可中譯為「時機」,英譯為「season」,這字在新約81節經文中出現過,如「日期(時機)滿了,神的國近了。你們要悔改,信福音!」(可一15)、「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在特定的時刻(時機)為不敬虔之人死。」(羅五6)、「我們行善不可喪志,因為若不灰心,到了適當的時候(時機)就有收成。所以,一有機會(時機)就要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要這樣。」(加六9-10)、「要把握時機,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弗五16)。愛惜光陰,就是把握時機,在適當的時間做適當的事情,或站在信仰角度而言,在神所定的時間做神所要您做的事情或不做神沒有叫您做的事情。

一年已過,展望下年或下一個十年,仍要仰望主的帶領。未來決定現在,為美好的未來我們要好好活在當下,為永恆的未來我們更要把握時刻、時間、時機為主活在當下。

 

陳啟興牧師
2018年9月3日

好人定叻人?

最近有兩宗新聞令人不寒而慄。中大醫學院副教授許金山涉嫌三年多前謀殺妻子一案開審,許涉嫌在車中以一氧化碳毒殺妻子,更連累次女枉死。許是香港麻醉科權威,除任教於中大,亦是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的名譽高級醫生,許的朋友形容他是非常聰明的人,許肯定是叻人。若指控屬實,許搞婚外情,更處心積慮謀害妻子,他未必是好人。叻人不一定是好人。港大副教授張祺忠上月被揭發涉嫌勒斃妻子並藏屍於家中及辦公室超過十天,張因妻子「失蹤」曾報警求助及登尋人啟示,似是「賊喊捉賊」,試圖擾亂警方調查視線。張是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任職了26年,亦是港大校務委員會委員,張妻「失蹤」後張與朋友共膳,朋友形容他「100%正常」,張顯然EQ奇高,還懂得製造假像轉移視線,張肯定是叻人,卻未必是好人。叻人不一定是好人。兩位大學學者,滿腹經綸,卻殘殺配偶,暴露出人性陰暗的一面。

我們想作好人定叻人?在一次題為「教導兒女」的主日學中,我問在座家長想子女作好人定叻人?有家長回應想兩者兼得,這固然是最好,若在魚與熊掌的抉擇下,大部份家長都想子女作好人。然而,我觀察到的現況是大部份家長都催谷子女作叻人,子女的課餘活動不是去學習外語、奧數、樂器、體藝等等,就是去參加這些比賽,務求為子女弄一個亮麗的「履歷」,這才是叻仔叻女。若有補習社開辦一個「如何幫助孩子建立愛心」的課程,相信門可羅雀甚至無人問津。課餘的學術或體藝的學習是無可厚非的,也沒有什麽不對,只是若一味培育子女的「叻」而忽略其「好」— 屬靈品格培育,後果堪虞。

子女的培育反映了成人的追求,我們是否忽略了屬靈品格的塑造?聖靈的果子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温柔和節制(加五22),我們在職場是否憂慮、抱怨蓋過了喜樂?在家中是否性急、焦躁蓋過了忍耐?在個人慾望中是否放肆、縱容蓋過了節制?保羅提醒我們,在教會作監督和執事的屬靈領袖的資格,是重品格而非成就(提前三1-13)。若您是叻人,恭喜您,但請您也在做好人方面下苦功;若您不是叻人,不要緊,因神看重好人。

 

陳啟興牧師
2018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