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帶來盼望

有人說:「人死如燈滅。」人死後是否什麼都終結了?按目前世上信耶穌的人(基督教、天主教和東正教)、穆斯林(伊斯蘭教)、印度教徒、佛教徒的信念,世上七成以上的人口都不相信人死如燈滅。信耶穌的人相信在耶穌基督裏的人死後會復活,在天家得享永生。耶穌的復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究竟耶穌的復活可信嗎?

空墳墓是一個有力的證據。當然有人提出種種反駁,找錯墳墓?耶穌重傷未死?野獸啣屍?門徒偷屍?羅馬官府盜屍?但當細心理性一想,這些反駁理據薄弱,可信度極低(參Frank Morison所著Who Moved the Stone一書)。另一個有力的證據是耶穌復活後的顯現,曾一次顯給五百多人看(林前十五6)。反駁者又提出這會否是門徒杜撰虛構的故事?請留意,保羅記載這段顯現經歷之時,大半目擊者還在生,如何杜撰?若非虛構,是否門徒產生幻覺?思念某人成狂有機會產生幻覺見到該人,但門徒沒有預期耶穌會復活顯現(路廿四11),更不可能的是數百人集體產生幻覺!反駁者再說,以上全是聖經所言,聖經又是否可信?不信耶穌的第一世紀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Flavius Josephus)在其《猶太古史》中提及一位能行神蹟奇能的耶穌,又提及祂被釘死及跟從祂的人因祂復活而追隨宣揚祂。再者,早期基督教在猶太教及羅馬政府的敵意下成長發展,若聖經所述耶穌復活是假的,為何第一、二世紀沒有反駁的文獻留傳下來?為何猶太教及羅馬政府對耶穌復活的反駁不鋪天蓋地而來?

從歷史或心理學的角度看,門徒由懼怕退縮忽然轉變為勇者無懼,甚至肯為耶穌殉道,很可能是他們見過復活的耶穌,因此深信不疑,生命從此逆轉。19世紀英國律師Sir Edward Clarke說:「關於耶穌復活的證據是極充分的,較我打勝官司的證據還多!」耶穌的復活是有根有據的,是可信的。

耶穌的復活表示祂勝過了罪與死亡的權勢,為我們帶來永生的盼望。馬丁路德在宗教改革時曾經因為壓力太大,他灰心失望,很想放棄改革。他坐在家中不吃不睡,不與家人談話。太太見他的情緒很低落,於是穿了一身黑色的喪服在路德面前行來行去。路德震驚地問太太:「究竟家中發生了什麼事?誰死了?」太太回答說:「我有理由成為世上最傷心的人,因為天父已經死了。」路德聽後一言驚醒,他吻了太太,然後重展歡顏與家人過著正常的生活。他太太這樣做使路德明白神仍然活著,祂仍然掌權。路德被重新建立,繼續宗教改革的大業。

杏林子於1982年在台灣設立了「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幫助身心有障礙的人士。2001年9月,台灣被強烈颱風吹襲,基金會設於地庫的辦公室被水淹沒了,基金會的同工們見狀甚為沮喪。杏林子向同工們分享了馬丁路德的經歷,然後問他們:「上帝死了嗎?」同工們答:「沒有。」她又問:「你們的信心被大水冲走了嗎?」同工們答:「沒有。」她再問:「你們事奉的熱誠給颱風刮走了嗎?」同工們答:「也沒有。」最後,杏林子問:「你們會繼續奮鬥、事主事人嗎?」同工們齊聲答:「會!」後來基金會的辦公室搬到一樓,有更好的設備,一個更好的地方。上帝仍然活著,祂勝過任何天災人禍,基金會的同工們因此而被激勵了。

您願意過一個脫離罪惡捆綁、有永生盼望的人生嗎?復活的主耶穌是您的答案。我們所相信的神是活著的神,常與我們同在,監察著我們的生命,亦賜我們復活得永生的盼望,我們的人生又有何所懼?

 

陳啟興牧師
2018年4月3日

明智的選擇

耶穌基督的救恩是頗難理解的,衪上十字架,我就得生命;耶穌基督的愛也不是容易明白的,人悖逆了神,神卻為人死。基督教的信仰不是沒有理性,而是超越理性。正因如此,很多人對基督教的信仰有極多誤解,亦因而有截然不同的反應。

曾在一個網頁內看到一篇文章,題為「信耶穌沒有永生」,文章的首兩段節錄如下:「信耶穌有沒有永生?某某(網主,諱其名)可以百分百確定信耶穌並沒有永生,因為基督教是一個偽宗教,抄自古代神話。這個『耶穌』說什麼祂會再來審判活人、死人是一個鐵一般的謊話,信耶穌只會帶來恐懼,因為聖經清楚地道出,只要有一丁點兒的罪,就會下地獄受苦,真的是一個可憎的教義。我想問問基督徒,那些在世上活了數小時的嬰兒,豈不是十分好,因為他們不需要做人,耶穌會賜給這位嬰兒永生,多麼不公平啊!這個耶穌基督難道喜歡看世人受苦?我想問基督徒,耶穌基督真的幫你渡過難關嗎?」

此君的論據有基於聖經的,但明顯他又不完全相信聖經,十分矛盾,更明顯的是他對基督教的信仰一知半解,以致作出了不少想當然的結論。這些想法會令人敵視基督教。

另外又有一些人,雖不仇視基督教,但對於世界的起源和結局,人類的何去何從,人生的本質和意義等問題漠不關心,不關心引致不探求,不探求引致對信仰的無知,無知帶來很多誤解和不恰當的回應。

我常常認為,清楚了解信仰後才決定相信與否,是較明智的選擇;反之,不了解基督教的信仰而否定之,並非聰明的決定。很多教會和基督教機構都常設慕道者小組,為尋求信仰的人士解釋基督教的信仰。在職場,也有不少熱心的基督徒設立福音小組,與未信的同事討論信仰,解答他們對信仰的疑問。當然,要了解基督教的信仰是要付出時間和精神的,但這代價是絕對值得的;要幫助未信者了解基督教的信仰也是要付出時間和精神的,但這是基督徒無可推卸的天職。

 

陳啟興牧師
2018年4月9日

禁區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上月赴台,出席由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主辦的「港澳中、各民族及台灣自由人權」論壇,並發表了涉及「港獨」元素的言論。戴耀廷的言論一出,引來港澳辦、中聯辦、港府及建制派的口誅筆伐,「港獨」是言論禁區,不能提也不能討論,否則乃大逆不道。近年「港獨」思潮冒起,但爭議聲音不大,直至前特首梁振英於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倡議「港獨」(2014年2月號的《學苑》以「香港民族命運自決」為封面題目),一石激起千重浪,自此「港獨」爭議劇增。我不支持「港獨」,亦無意在此論政或討論「港獨」,只想討論此事的處理手法。若我是港府的領導,認為「港獨」根本沒有市場,我不但不會禁止討論,反而會主動舉辦研討會和論壇,暴露「港獨」的弊端,公諸於世,教育市民也好,釋市民的疑慮也好,有百利而無一害。比方說,有同性戀者來教會鼓吹同性戀,雖然聖經清楚表明不認同同性戀行為(利十八22、廿13、羅一26-27、林前六9、提前一9-10),但我不會禁止討論同性戀,反而彼此可坦誠及包容地公開討論及交流,讓弟兄姊妹知道聖經對同性戀的立場。

在基督信仰中,按聖經的啟示和教導,我們應有是非對錯的立場,「非」和「錯」往往屬「罪」的範疇,卻不必為「罪」設立言論禁區,更不要與罪人築起籬笆,主耶穌說:「健康的人用不着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 我不是來召義人,而是召罪人。」(太九12-13)耶穌進入罪人群體,討論罪的問題,使人從罪裏得到釋放。因此,我們不必為信仰設立言論禁區,不必避諱罪的議題,如同性戀行為、婚前性行為、性沉溺、婚外情等等,反之,要按聖經的立場去教導和討論。我們只是蒙恩的罪人,更要效法耶穌進入罪人群體,分享耶穌基督的愛和福音,讓人同樣經歷赦罪和拯救的恩典。

 

陳啟興牧師
2018年4月16日